0905

尼采曾经这么说过:上帝已死,咖啡、兔子、美少女才是新时代的三位一体。作为兔子难民的小编觉得这句话真是太对了!总而言之,我就是想将兔子与咖啡结合起来做个介绍。话虽这么说,但由于这部作品本身的咖啡元素太少了!于是这篇主要还是以介绍咖啡为主,其中与兔子比较相关的大概就是卡布奇诺那个部份。

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呃不,还是来杯咖啡吧!

牧羊人与他ぴょんぴょん的一天

咖啡的起源众说纷纭,其中一个最著名的故事,来自于衣索比亚一个叫做卡尔代的牧羊少年。某天,他无意间发现自己养的其中一只羊正在咀嚼一种红色的果实。这头吃货在吞下了那种陌生的果实之后就陷入了高潮状态,把自己当成兔子一样四处跳来跳去,任性地提高了卡尔代的工作难度。

基于人性最原始的好奇心,神农氏附体的少年决定亲自去尝尝这种神秘的果实。咖啡果强大的“药效”让卡尔代简直High翻了天,当时他的表情简直就像食戟里的评委一样幸福。生性大方、不喜藏私的他于是开始四处推销自己的崭新发现,自顾自地将咖啡带入了人类文明。

当地僧侣们在听闻卡尔代的发现之后非常生气,保守派将咖啡的“药效”理解为恶魔的伎俩,将它们全数扔进了火中,所幸其中有个不听话的僧侣为咖啡燃烧的香气所引诱。他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从火堆里弄了一点出来,并将这些粗糙的咖啡豆与热水混合,一不小心就完成了人类史上第一杯咖啡,理论上成为了全世界所有咖啡师傅的上古导师...尽管我们连这货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。

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呃不,还是来杯咖啡吧!

以上这则故事的真实性其实并不高,不过它倒说对了两件事:其一,衣索比亚是咖啡最早的原产地之一;其二,咖啡的发展与僧侣有关系。

咖啡被商人与旅行者从衣索比亚带到阿拉伯半岛上的叶门之后,该地便成了咖啡的另一个家。苏菲派的僧侣们是这种新饮料的爱用户,该派在伊斯兰教中算是比较强调精神性与思考的派别,在沉思前喝下一杯咖啡,自然就成了他们每天非做不可的功课。除此之外,由于伊斯兰教就原则上是禁止喝酒的,故而咖啡作为酒类的替代品传播的十分快速又广泛。都不知道兔子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大牌的影迷。

十五世纪之后,咖啡已经在伊斯兰世界站稳了脚根,第一间咖啡馆于1454年在麦加开张,许多贩卖咖啡的店铺也跟着这股势头,一间又一间地四处落地开花。同现代一样,咖啡馆很自然地成为了大量文艺青年的聚居地,他们在里头一边啜饮着咖啡、一边谈论着高雅的宗教与政治议题,在咖啡浓郁的香气中度过了ぴょんぴょん的每一天。

特别的是,叶门当地传统的处理方法是拿咖啡果肉来泡,然后将被我们现代视为重点的咖啡豆外销。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咖啡豆过于燥热,喝多对身体不是很好,再者豆子比起果肉远不容易腐烂,很适合拿来和土耳其人、叙利亚人和埃及人做生意。经过时间的淬炼与咖啡因的疲劳轰炸,这些热爱咖啡豆的民族无意间开发出了烘焙与研磨法,使这种饮料的战斗力随着时间不断得到累积,逐渐具备了大举入侵基督教世界的条件。

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呃不,还是来杯咖啡吧!

逐渐沦陷的欧洲人与香风智乃(Cappuccino)

咖啡经威尼斯与荷兰商人之手进入了欧洲,并逐渐流行了起来,类似咖啡馆的设施在伦敦、巴黎等地多点开花,而在奥地利地区则能扯到一场战争。据说1683年土耳其人在围攻维也纳失败之后,忘记、或者是没时间将他们带来的咖啡运走,于是这批咖啡便落入了基督徒手中,然而当时军中还没几个人知道这些诡异的小豆子是干什么用的。

一名识货的波兰军官选择将这些咖啡豆作为战利品,他曾居住在土耳其境内长达十年以上,自然很清楚咖啡豆的价值。改行经商的他在维也纳开设了第一家咖啡馆,同时还自创了一个新招数:把咖啡与乳制品加在一起,以符合欧洲人生性缺乳的口味,真是个懂得对症下药的聪明人。

而チノ的人名典故卡布奇诺也与宗教和僧侣关系匪浅。在十六世纪的时候,某个意见很多的方济会修士,认为现今的修士生活有悖于他们的精神领袖阿西西的圣方济各(Saint Francis of Assisi)所规定的那样。简单来说,他认为周围这群王八修士实在是太腐败了!不论是行为与心灵都应该给我修正过来!

想当然,既得利益者们都很讨厌这种吃饱撑着的问题先生,于是便展开了一连串的迫害。当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改革者们到哪都受到霸凌,所幸有一个本笃会的修道团体慷慨地给予庇护,才使他们不致于被灭团。

为了答谢本笃会兄弟们的协助,这个新教派Capuchin在取得教宗认可之后,便采用了与协助者类似的尖帽+长袍,并选择了颜色与咖啡十分接近的褐色作为制服的主色。这种服装当时在意大利被称为Cappuccino,经我调查后发现有点儿像下面这一件:

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呃不,还是来杯咖啡吧!

右边装饰少一点、再宽松一点就很像了。还有这不是岛风。

当加了牛奶与奶泡的咖啡在意大利地区盛行之后,因添加牛奶而颜色变淡的咖啡与那群修士们看起来很像,于是人们便以Cappuccino这个名字来称呼这种咖啡。チノ顶着安哥拉兔的目的或许便是为了要效仿传统,好让自己在头上保留一个尖尖的...生物。

由于该品种的兔子体重好歹有个三斤,为了您脖子与头盖骨的健康着想,真要顶的话请上淘宝寻找替代品。

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呃不,还是来杯咖啡吧!

教宗:今天也是ぴょんぴょん的一天。

然而咖啡在欧洲也不是完全没有遇到麻烦,当时的天主教会注意到了这种快速传播的「穆斯林饮料」,爱找麻烦的主教神父们一想到自己与东方的邻居们的血海深仇,便自动将咖啡与可恶的撒旦划上了等号。幸运的是,当时的教皇克雷芒八世是一个颇具挑战精神的...老伯,他决定同几百年前的那个牧羊少年一样,亲自尝尝眼前这杯黑黑的「撒旦汁」。

几经考虑,终于还是将咖啡一饮而尽的教宗告诉部下:「妈的,就是因为撒旦有这么好喝的东西,这世界上异教徒才会这么多!机智如我决定为这饮料受洗,好让我们具备同样的优势!」

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?呃不,还是来杯咖啡吧!

教皇的一席话让周围的小伙伴全惊呆了,唉,既然老板都这样讲的话,我看这东西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吧?于是咖啡至此脱离了「撒旦汁」的污名,顺理成章地将它在欧陆的市场版图继续扩张下去。而喜得英明领导的梵蒂冈,此后也得以开心地度过ぴょんぴょん的每一天,可喜可贺、可喜可贺~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nvzhubo.cc/1005.html 转载请保留

上一篇:既然喝了营养快线,那我们就来认识一下胸器妹子清水美里吧!

下一篇:[GIF图出处系列四十二]美剧GIF专场第一期

网站地图| 合作联系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